出口退税率第七次上调累积效应能否显现?

出口退税率第七次上调累积效应能否显现?



    箱包、鞋帽、玩具、家具等出口退税率提高到15%,部分产品全征全退,食品行业首次纳入上调行列

    昨日,财政部再降及时雨,将出口退税率第七次上调。从6月1日起,国家再次上调部分产品的出口退税率,涉及我国优势产品、劳动密集型产品、高技术含量产品和深加工产品共计2600多个10位税号商品。

    这是我国今年内第3次上调出口退税率,也是自去年8月以来第7次上调,业内人士预计,此次上调出口退税率将增加退税资金约252亿元。

    商务部与财政部的博弈

    出口退税上调的消息被挂在国家税务总局网站之后,在业内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一些企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退税消息其实早已在他们预料之中。并且在上周就得到确切消息说,财政部可能会在本周继续上调出口退税。

    其实,这次上调出口退税率,是根据5月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完善出口税收政策,继续支持具有优势的产品、劳动密集型产品、高科技产品出口,严控‘两高一资’产品出口”精神而制定的具体政策。

    “此次调整出口退税率正是落实国务院稳定外需一系列配套政策的最新举措,体现了中国将扩内需和稳外需紧密结合的调控意图。”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在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短期看,当前中国出口形势依然严峻,进一步提高出口退税率有助于降低出口企业成本,对于稳定外需有促进作用。”

    商务部一位专家告诉记者,“无论是中央财政还是地方财政,现在压力都非常大。”根据现在的出口退税制度,退返企业的出口税,其中92.5%由国家财政承担,剩下的7.5%由地方财政承担。

    “提高退税只会让压力更大,但是外贸环境的恶化又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商务部和财政部只能在通过讨论后作出一个相对折中的调整。”这位专家透露说。5月以来,商务部频频收到来自出口大省和商会协会的上书,建议提高出口退税率,涉及纺织、机电、玩具和钢铁等领域。

    还有知情人士透露说,这次调整的核心原则是确保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的份额保持不变。“虽然在增速上已经达不到今年年初制定的目标,即出口与GDP同步增长,但至少在份额上不能低于去年的水平。”该人士指出。

    促出口仍不忘结构调整

    昨日,商务部研究院的梅新育博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从内容上看,农产品和机电产品提高退税率较多,达到15%或17%;一些劳动密集型产品也提高到15%,而高能耗的钢铁产品提高较少,仅是9%,这表明这次提高出口退税率仍然是有选择的,政府希望能区别对待,以体现调整结构目的。

    刘尚希也表示,“这次调整是针对不同的产品采取了不同的调整幅度。对于不利于发展方式转换和经济结构调整的,例如‘两高一资’产品,并没有采取鼓励的措施。所以这次出口退率的调整是把稳定外贸与结构调整结合起来考虑,不是单纯地刺激出口。”

    “这次调整,从国家的角度出发,还是希望达到这几点目标。”梅新育向记者解释说,首先是保就业,这是提高劳动密集型产品和农产品深加工退税率的目的,同时借此加快淘汰我们的海外竞争对手;其次是,提升出口商品结构,所以一些技术含量高的机电产品退税率最高,钢铁退税率低。

    “此外,避免负面溢出效应。”梅新育认为,目前盲目刺激钢铁生产不仅对环境、产业重组都有负面影响,对我们铁矿石谈判也不利。

    对于业内担心的出口退税率一再上调可能延缓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步伐的问题。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研究员张永军认为,政府上调出口退税率主动性较强,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适时选择,现在稳定就业和保持增长是当务之急。等形势好转,政府会根据变化对出口产品再进行调整。
退税累积效应能否显现?

    虽然商务部将出口退税调整看成是挽救外贸企业的一个杀手锏,但是,很多专家却很不看好,他们认为,出口退税能够带来的利好效应已经很微弱了,政府不应该再出此招。

    梅新育指出,一旦我们上调了出口退税率,外商就会压价,我们企业为了保订单,一般都会作出一些妥协,将一部分退税优惠给客商。“企业恶意降价竞争,国家的税款,反倒补贴了外国企业。”

    第一纺织网总编汪前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外贸企业最主要的压力还是整体的需求在下降,这并不是我们靠出口退税就能解决的。而在企业人士看来,“退税政策只能惠及一时的困难,长远来看,最发愁的仍然是订单。”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出口退税率的提高,并未根本扭转中国出口增幅下滑的局面,但政府承担的出口退税额却显著增长。今年一季度,中国出口总额下降近两成,出口退税额同比却增长了29.7%,占同期税收总收入的比重为14.3%。

    “没有哪次危机来临时,政府能挽救所有企业。”梅新育告诉记者,“出口退税这个工具本身副作用就不小,效果有局限,现在空间也没多少了。所以我反对继续调整。”正是因为看到了出口退税所带来的副作用,梅新育认为,国家不该继续调整出口退税率。

    中欧商学院教授许小年也认为,频繁的政策调整,即使是提高出口退税率这样表面对出口商有利的措施,也可能给企业带来比收益大得多的调整成本。

    他指出,最好的办法,就是政府要保持稳定的政策环境,让市场规律发生作用。

    广东受益最大企业仍吁更多扶持      

    作为全国第一外贸大省,广东的进出口总额占全国1/4。记者昨日采访的多位出口企业主和业界人士,均表示上调出口退税对于正在对抗世界金融危机的、数量庞大的广东出口企业而言,显然起了积极的引导作用。他们表示,“即使上调的象征意义已经多于实质意义,外商也会以此为借口压低出口价格而从中分羹,但在困难时期,能有一个点就是一个点的利润,这也显示了国家对外贸的支持和政策方向。”

    提高出口退税对广东外贸意义重大,本次调整的范围涉及广东省的优势产品、箱包、鞋帽、玩具、家具等劳动密集型产品、高技术含量产品和深加工产品。事实上,广东在此前6次出口退税上调中都受益颇大。

    据统计,2008年广东省增加退税超200亿元,预计2009年将增加退税约300亿元。而今年1-4月,广东省在此前6次调整涉及的商品出口合计451.3亿美元、下降15.7%,较去年同期全省整体出口降幅小2.1个百分点。

    东莞纺织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潘日晖表示,企业对本次出口退税的上调十分欢迎,作为重要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玩具鞋帽之前没和纺织服装同步调,这次的上调相信是一个补充上调,“这是积极的信号。”

    此次玩具的退税率从13%提高到15%,广东熙实玩具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其超表示,目前玩具企业出厂价已经接近成本,加上我国玩具主要出口市场美国和欧盟在去年底出台的《消费品安全促进法案》和《新玩具安全指令》先后生效,对玩具的生产材料、监管和强制性第三方检测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玩具生产企业的成本再被抬高。“但两个点的出口退税上调肯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我们眼下的困境。”陈其超表示。

    广东省外贸开发公司玩具部负责人林勇胜表示,目前玩具市场是买方市场,在供大于求的背景下,大多数企业对这两个点的出口退税只能是将它当作降低成本的因素,调低价格。也就是说,这两个点的利润将转移给外商,我们的企业本身难以得到实质的好处。

    不过,林勇胜也表示,提高两个点的出口退税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外贸的严峻形势,但对企业而言一定程度上起了缓解作用。“我们期待外销上能有更多的鼓励政策出台,但更希望在出口转内销上,提供更多的便利和信息,帮助出口企业渡过难关,因为这样才能真正缓解玩具企业的困境。”

    广东省外经贸厅厅长梁耀文表示,广东在落实外贸措施,积极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时,必须突出抓出口退税政策的落实。加强与税务、海关等部门的配合,积极争取出口退税指标,加快出口退税进度。
外贸天空·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会对其內容负任何责任。
本站内容均经过严格审查筛选,内容健康,如发现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內容,请立即联系我们,我们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