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市场 保份额——我国应对危机稳定外需综述

保市场 保份额——我国应对危机稳定外需综述

各部门多管齐下,治标同时治本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下,各个部门从财税、金融、贸易便利化、促进转型等多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以应对金融危机、保持对外贸易稳定增长。

    在2008年8月以来连续6次提高部分产品出口退税率的基础上,今年6月1日,我国进一步提高了部分农业深加工产品、机电产品、劳动密集型产品以及技术含量较高的钢铁和钢铁制品的出口退税率,涉及2600个税目。同时,我国增加中央外贸发展基金规模,重点支持企业开拓国际市场、培育出口品牌、建立自主营销网络等。

    金融危机后外贸企业融资难度增大、出口风险上升,为了解决企业有单不能接、不敢接的问题,我国加大财政支持力度,鼓励信贷担保机构为中小企业贸易融资提供担保;将出口退税账户托管贷款额度从原则上不超过应退税额的70%提高到90%;落实扩大信保覆盖面、降低保险费率政策,上半年短期险累计承保金额242亿美元,同比增长31.5%。

    在外需萎缩情况下,推进贸易便利化是稳定外贸的重要手段。我国提高货物通关和检验检疫效率,减免农产品出入境检验检疫费和纺织服装出口检验费用,将新列入法检目录或增补监管条件的商品过渡期延长至今年底,并调整了出口收结汇联网核查制度。

    经济低迷时刻正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进出口产品结构之时,我国抓住机遇,转危为机,支持科技兴贸创新基地和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基地建设,着重扶持汽车、船舶、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等行业出口,引导企业加快出口结构调整;专项安排出口融资保险规模421亿美元,重点支持国内电力、通讯、铁路、冶金、石化等行业成套设备出口。

    扶持政策初显成效,仍需谨慎应对

    在各地区、相关部门和外经贸企业的共同努力下,我国应对危机、稳定外需的措施取得了积极成效。尽管目前我国出口还在下降,但在国际市场份额却有所上升,前5个月在美、日、欧进口市场上的份额同比分别提高4.1、3.6和3个百分点。

    在出口退税率上调等政策支持下,我国劳动密集型商品的国际竞争力显现,上半年服装、箱包、鞋类和家具出口额分别下降8.5%、7.4%、4.3%和9.8%,远低于21.8%的整体出口降幅。

    同时,机电和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分别下降21.2%和21.3%,好于总体出口情况。加工贸易进出口降幅逐步收窄,6月份出口下降15.6%,进口下降19.7%。外商投资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先进制造业吸收外资占比上升,房地产业吸收外资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我国服务外包产业逆势而上,一直呈现比较良好的势头。上半年服务外包企业承接国际服务外包合同执行金额25.6亿美元,同比增长32.5%,同时,服务外包企业新增从业人员29.7万人,其中新增的大学毕业从业人员23.9万人。

    当前,全球经济下滑的趋势尚未见底,中国外贸发展仍然面临外需低迷的严峻考验,外需下降仍然是影响我国经济实现平稳较快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商务部将继续会同有关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稳定外需的一系列政策措施,以保市场、保份额为目标,为企业开拓国际市场提供服务。”姚坚说。
上海外贸产品内销订货会的启示

上海首次举办的有170家外贸企业参加的外贸产品内销订货会,16日至17日在此间举行。记者采访参展的一些外贸公司,不时被前来问价洽谈的国内商家打断,甚至有消费者当场想买下相关展品。看来,“外销货”的魅力真不小,内外贸对接联动、比翼齐飞,应是企业抵抗市场波动,用好国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正确选择。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要不是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外需市场严重萎缩,这些“外销货”还难以和国内消费者见面。

    为什么遭遇了危机才想到内外贸融合?

    丰凌云从事外销员工作已5年,去年底、今年初,是她工作以来最难的一段日子。国外采购商大幅压价,企业主营的童装出口几乎没有什么利润;老客户流失,新客户难找,出口订单同比萎缩了四成左右;外商为节省成本,将原本自己负责的许多贸易环节推给出口商,而到货检验及索赔则非常苛刻。

    “我们公司做了15年外贸,几乎没有涉猎过国内市场。因为外贸业务相对简单,只要海外有订单、国内有工厂,就可以做起来,货款回收也较为简便,而国内市场的销售渠道太复杂,很多是售后才付款,企业相关投入和面临的财务风险太大。”丰凌云说。

    “不过,有了这次金融危机的教训,我们已下决心进军国内市场,而且要在国内市场培育我们已推出了3年的外销品牌。这次参展的一个突出感受是,做惯了外贸,对国内消费者的审美和品位反倒不熟悉了,我们今后要在紧跟国际流行的同时,更加重视中国元素的开发和利用。”丰凌云告诉记者。

    来自上海海关的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上海口岸出口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3.5%,外贸进出口已连续8个月出现同比下降,形势严峻多年罕见。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上半年,上海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预计可达2505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13.7%,消费已成拉动全市经济增长的“主力”。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主任沙海林认为,当前外需严重不足,外贸企业普遍面临困境,而国内消费持续旺盛,“堤外损失堤内补”,是上海首次举办外贸产品内销订货会的主要原因,也是近期目标。“但是,长远来看,内外贸应该对接联动、融合发展,企业不要遭遇了危机才行动。”沙海林说。

  不是内贸救外贸,而是内外贸互通有无互相借力

    16日,百联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民光国际有限公司等10家内外贸企业在此间签署了“外贸企业进商场合作协议”。

    百联股份招商采购总经理辛觉慧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百联股份已向国内的外贸企业采购了3000万元人民币的商品,预计全年可达5000万元,一些外销企业及其品牌还陆续在百联股份所属百货商店和购物中心设立了专柜。

    据介绍,百联股份积极向外贸企业敞开大门有两重原因:一是外贸商品具有较高品质,在国内消费水平日益提高的情况下,可以较好满足一部分高收入人群或特殊人群的需要,成为国内商业企业新的业务增长点;二是在国内商业“千店一面”现象严重、而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商家特别需要通过与外贸企业深度合作,提高自采和专有商品比例,通过差异化竞争提高核心竞争力。

    “我觉得不是内贸救外贸,而是内外贸互通有无互相借力。只有这样,内外贸企业才有合作积极性,在政府推动下,做好内外贸融合发展这篇大文章。”辛觉慧说。

    10年前,上海民光国际企业有限公司的外贸和内贸比例是“八二开”,外贸是“绝对大头”,如今已逐步到了“六四开”,内贸已形成一定基础。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这家公司主销俄罗斯市场的“凤凰毛毯”,出口金额只有2007年的十分之一,但由于强化了内贸市场,此类商品的总销售额并没有下降。

    民光国际总经理翁和生强调,外贸企业不会因危机而放弃外销市场,也不会将进军内贸看作“权宜之计”“一时之需”。因为外贸和内贸是“两条腿”,缺了哪个都是有风险的。而当前在国际市场严重萎缩的情况下,加大国内市场的投入和营销,恰恰是提升品牌知名度的契机,可以为今后收复和扩大国际市场储备力量。

    翁和生深有感触地说,外贸行业进入的门槛相对较低,但利润空间也较低,大多数劳动密集型的外贸企业只是吃个“安稳饭”;相比起来,内贸行业渠道复杂,物流配送、终端投入以及售后服务投入大,但利润空间也要数倍于外贸,这是有长远眼光的外贸企业必须要重视的问题。
外贸天空·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会对其內容负任何责任。
本站内容均经过严格审查筛选,内容健康,如发现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內容,请立即联系我们,我们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