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被迫转身”:海外优势是否会丧失?

中行“被迫转身”:海外优势是否会丧失?

正如一枚硬币有两面一样,中国银行今年最大亮点在于,董事长肖钢成功主导了“眼睛向内”的华丽转身;但是为什么要转身,除了国内市场的巨大空间外,有一点是绝对不可能回避的:那就是“中行海外分行赢利很少或者基本不赢利”,换句话说,中行是“被迫转身”。


  海外业务利润萎缩

  有银行同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行如果不转向国内,很可能被挤出‘四大行’之外,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整体赢利水平,都是如此”。

  在此情况下,“向内”也是被逼。当时的情形是,中行去年的净利润为643.6亿元,尽管同比增长14.4%,但利润规模几乎只有工行的一半。

  中行利润上不去的根本原因,在于海外业务的利润萎缩,一位业界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2009年仍然是银行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不确定、不均衡、高风险、低回报’将成为银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而所谓的“不确定、高风险、低回报”主要指海外投资业务,而“不均衡”是指本土业务与海外业务。这是李礼辉行长在中行发布2008年年报时的表述。

  与此同时,记者还了解到,中行还压缩了金融市场境外投资,比如投资美国等债券市场、房地产金融市场、股票市场。“经过战略分析,我们认为中行在主要业务方面,包括人民币贷款业务和其他业务,市场占比是偏低的。根据我们制定的战略发展规划,未来几年我们希望可以逐步提高这个市场占比。”李礼辉今年8月在中报发布会上指出。

  其实,中行向内战略大转型是因为董事会认为,中行内外资产结构不合理。中行一直是我国境外业务最大的银行。去年年底,中行生息资产结构中境内人民币业务约占65%,境外业务约占35%,其中境内外币业务占17%,境外业务占比18%。

   在这个背景下,中行向内转型计划正式提出,2009年3月,董事会审议通过了中行制定的新发展战略规划。规划明确提出,中行要立足本土,加快国内业务发展,做大做强。董事长肖钢强调,未来几年,中行要扩大资产和负债规模,但同时,本外币资产结构、资产负债结构等都要调整。

   这个战略转型非危机下的一时之策。中行副行长陈四清强调,在人民币升值、中国经济仍将持续高速发展10年的大背景下,至少在2009—2012年,中行将继续做大规模,做大人民币业务。

  这意味着,中行在出海的道路上,给自己裹起了足。

  海外业务发展模式存在问题

  其实,肖钢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也直言,“从大的背景来看,中行历史上形成的外汇优势,正在变成劣势”。

  不仅如此,中国银行的海外分支机构还存在很多问题。前述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行在海外经营发展模式主要依靠于自身网点机构的循序渐进式发展,成果与收益较慢,不利于迅速提升国际知名度,在国际资本市场中易处于劣势。

  另外,中国银行海外网点多在香港、新加坡、日本、伦敦等地,皆属于亚欧大陆区域。而对北美的纽约和芝加哥等金融中心、非洲与拉丁美洲的新兴市场及大洋洲地区覆盖较少,且层次相对较低。

   从业务和收入结构来讲也比较单一。中行过于依赖传统存贷款业务和利差收入,非传统业务收入占比不到20%,对中间业务的发展程度不够。所以同其他成熟的跨国金融机构相比,缺乏抵抗东道国金融政策风险的能力。

   更不容忽视的是,中行跨国经营能力不足,人才匮乏。比如由于金融行业开放时间尚短,有涉外业务经验和熟悉相关国际金融专业知识手段的员工稀缺。而且在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上,不如条件优越、业务规范的外资银行。

 
 海外优势是否会丧失?

  在中行转身过程中,向内扩张只是一个方面,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中行境外业务收缩。

  作为以全球业务见长的中国银行,会不会因为这一轮转型,失去其境外业务在国内银行业中的老大地位?

   中国银行业境外业务扩张一般有三种,一是金融市场的境外投资,比如投资美国等债券市场、房地产金融市场、股票市场等;二是对境外金融机构的股权并购,比如民生银行并购美联银行股权,工行并购南非标准银行股权等;三是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主要开展针对企业客户的对公业务以及部分个人业务。

  就目前情况看,截至今年6月底,中行外币证券投资余额折合780亿美元,较上年末减少120亿美元,降幅13%。与之相对应的是,其他国有大行在海外扩张的道路上则要激进许多。比如工行,工行的目标是做全球性的大银行,境外收购不是财务性收购,而是寻求控股权的战略性收购。此外,建行、交行近两年的境外扩张步子迈得也非常大。

  或许,中行意识到,国际黄金投资期已经一去不复返,50%的高回报收益不可重复;更重要的是,中国银行业资金应在国内流通,服务于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实现中国资金内外畅通流动,而不是盲目“出海”。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中行并未放弃优势。尽管危机后,中行与同业一样极力压缩外币资产投资,也未激进地进行境外收购,只低调在东南亚、南美开设网点,力图构建更完善、更庞大的境外版图。

  12月7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一闭幕,中行董事长肖钢就对外表示,将发展扩大海外业务,以利用中国银行全球化的机构网络和多元化的业务平台,延长服务链条,拓宽服务领域,以适应企业“走出去”的新趋势新需求。

  “我们要跟着中国的企业走,它在国内我们就为其提供所需的国内金融服务支持,如果它走出去,我们也会同企业一起‘走出去’。”肖钢说。
外贸天空·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会对其內容负任何责任。
本站内容均经过严格审查筛选,内容健康,如发现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內容,请立即联系我们,我们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